天龙sf发布-天龙八部私服发布网-天龙八部SF-天龙私服

天龙sf发布

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,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  • 博客访问: 2797862984
  • 博文数量: 49575
  • 用 户 组: 普通用户
  • 注册时间:01-19
  • 认证徽章:
个人简介

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,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。

文章分类
文章存档

2015年(64296)

2014年(79288)

2013年(84038)

2012年(75453)

订阅

分类: 好学生育教网

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,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,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。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,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,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,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。

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,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。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,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。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,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,听到这里先前的智光大师,才恍然大悟的道:“阿弥陀佛,赵少侠如此良苦用心,我等自愧不如啊!杀人容易,劝人向善则不易,却有大功德啊!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,对智光大师的话,赵孝锡则没怎么理会,只是看着这位虚竹和尚的母亲。至于他跟虚竹关系好,也并非是什么假话。因为在少林寺习武时期,他没事常拉虚竹做伴修习武艺。甚至还每次恶搞一些荤食,来诱*惑虚竹这位恪守清规戒律的小和尚。看着急切想知道儿子下落的叶二娘,赵孝锡最终道:“我给你一个选择,等下我会让人送你去一个地方。那里收养了不少无父无母的孤儿,你必须尽心尽力照顾那些孤儿的衣食住行,学会如何做一个向善的母亲。只要你能得到那些孤儿的认可,我便兑现诺言,将来把你儿子带到你身边。若是你还是没办法弃恶从善,那我宁愿让你们母子一辈子不能得见。因为你儿子是我非常好的兄弟,我不想别人说他有一个无恶不作的母亲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。

阅读(40231) | 评论(14175) | 转发(49402) |

上一篇:新开天龙sf发布网

下一篇:sf天龙发布网

给主人留下些什么吧!~~

周川2020-01-19

谢雪阳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

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对此赵孝锡也笑着点头道:“行,反正我在全味楼也没吃饱,就麻烦姑父帮忙弄点能填饱肚子的吃食就行!在少林寺这几年,虽然喝酒的机会很少,可我也不至于太亏待自己。等下姑父可要小心,千万不要被云儿给喝趴下哦!”。望着这两缸酒放在酒楼出售,至少也价值十金,就算王家不差这几个钱。却也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,亲自伸手接过两缸酒的王师约也笑着道:“刚好家里存的酒快喝完,有你送的这两缸,我又省去不少花钱买酒的功夫。怎么样?五年不见,这酒量有没有见涨啊?要不等下就在姑爷家,陪姑爷小饮几杯如何?”望着这两缸酒放在酒楼出售,至少也价值十金,就算王家不差这几个钱。却也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,亲自伸手接过两缸酒的王师约也笑着道:“刚好家里存的酒快喝完,有你送的这两缸,我又省去不少花钱买酒的功夫。怎么样?五年不见,这酒量有没有见涨啊?要不等下就在姑爷家,陪姑爷小饮几杯如何?”,望着这两缸酒放在酒楼出售,至少也价值十金,就算王家不差这几个钱。却也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,亲自伸手接过两缸酒的王师约也笑着道:“刚好家里存的酒快喝完,有你送的这两缸,我又省去不少花钱买酒的功夫。怎么样?五年不见,这酒量有没有见涨啊?要不等下就在姑爷家,陪姑爷小饮几杯如何?”。

王攀01-19

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,对此赵孝锡也笑着点头道:“行,反正我在全味楼也没吃饱,就麻烦姑父帮忙弄点能填饱肚子的吃食就行!在少林寺这几年,虽然喝酒的机会很少,可我也不至于太亏待自己。等下姑父可要小心,千万不要被云儿给喝趴下哦!”。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。

卢雷01-19

对此赵孝锡也笑着点头道:“行,反正我在全味楼也没吃饱,就麻烦姑父帮忙弄点能填饱肚子的吃食就行!在少林寺这几年,虽然喝酒的机会很少,可我也不至于太亏待自己。等下姑父可要小心,千万不要被云儿给喝趴下哦!”,望着这两缸酒放在酒楼出售,至少也价值十金,就算王家不差这几个钱。却也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,亲自伸手接过两缸酒的王师约也笑着道:“刚好家里存的酒快喝完,有你送的这两缸,我又省去不少花钱买酒的功夫。怎么样?五年不见,这酒量有没有见涨啊?要不等下就在姑爷家,陪姑爷小饮几杯如何?”。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。

罗志洲01-19

对此赵孝锡也笑着点头道:“行,反正我在全味楼也没吃饱,就麻烦姑父帮忙弄点能填饱肚子的吃食就行!在少林寺这几年,虽然喝酒的机会很少,可我也不至于太亏待自己。等下姑父可要小心,千万不要被云儿给喝趴下哦!”,两人这种谈笑风生的情况,似乎把全味楼的事情都给忘了。以至跪在两人不远处的王子殊,忍不住吼道:“赵云,你不要太过份了,威风你在酒楼也耍了。你难道还要小爷给你磕头赔罪吗?”。对此赵孝锡也笑着点头道:“行,反正我在全味楼也没吃饱,就麻烦姑父帮忙弄点能填饱肚子的吃食就行!在少林寺这几年,虽然喝酒的机会很少,可我也不至于太亏待自己。等下姑父可要小心,千万不要被云儿给喝趴下哦!”。

余丹01-19

对此赵孝锡也笑着点头道:“行,反正我在全味楼也没吃饱,就麻烦姑父帮忙弄点能填饱肚子的吃食就行!在少林寺这几年,虽然喝酒的机会很少,可我也不至于太亏待自己。等下姑父可要小心,千万不要被云儿给喝趴下哦!”,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。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。

方小雪01-19

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,这次赵孝锡没说话,王师约就忍不住怒骂道:“畜生,住嘴,到现在你还不知悔改,真当我不敢使家法把你逐出王家吗?”。望着这两缸酒放在酒楼出售,至少也价值十金,就算王家不差这几个钱。却也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,亲自伸手接过两缸酒的王师约也笑着道:“刚好家里存的酒快喝完,有你送的这两缸,我又省去不少花钱买酒的功夫。怎么样?五年不见,这酒量有没有见涨啊?要不等下就在姑爷家,陪姑爷小饮几杯如何?”。

评论热议
请登录后评论。

登录 注册